威尼斯3775网站_vnsc3775威尼斯城官网

来自 线上娱乐 2019-05-11 10:0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3775网站 > 线上娱乐 > 正文

《满城尽带黄金甲》:成亦形式,败亦形式


--《满城尽带黄金甲》
 

必须承认在早于全国公映之前看到《满城尽带黄金甲》(下简称《黄金甲》)后,我认为这是最好的“中国式大片”--《黄金甲》是“后《英雄》”的张艺谋的一次华丽转身,延续《大红灯笼高高挂》《菊豆》批判传统文化的主题,在21世纪的“中国大片时代”继续书写的一部关于中国传统政治文明的绝望寓言;我也曾很乐观地预期,《黄金甲》在收获票房之余也终于可以为中国式大片收获“第一桶口碑”。
可是没想到等到《黄金甲》全国公映,同事们在看完归来后几乎众口一词地对我的看法提出质疑。不管中国式大片是否终于赢到第一桶口碑,这种质疑更值得认真面对:即已有论者提出的所谓“法西斯”美学风格问题。在金光灿烂的《黄金甲》里发展到极致的这种风格,应该可以视为中国式大片的重要美学特征:比如对《夜宴》有影评用到 “法西斯”这样的词汇(盒子文);《无极》则被批评“没有一个闲杂人员,没有出现一个日常或市井生活的场景,不存在一个噪音和杂音,再次令人想起苏珊·桑塔格笔下对于瑞芬斯坦的分析。”(崔卫平文)
自《英雄》始的“中国式大片”在美学风格上呈现出的“英雄所见”,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大型团体操式的场面表现,对日常场景的“噪音和杂音”有意无意的剔除,颇具当代中国特色,而又隐约跟瑞芬斯坦遥相呼应。当然,“法西斯美学”太敏感,太具指向性,如果生造一个“团体操美学”的词来,或许是更公允的称呼。

  《满城尽带黄金甲》是一部难以一口定其好坏的作品,一方面作为一部走出国门的商业大片,它已经具备了几乎可以和好莱坞相媲美的影像水准,不管是精美的构图、震撼的场面,还是富满东方色彩的功夫打斗和气氛营造,都达到相当高的水平。自《英雄》以来,古装功夫大片经过多番探索和改良,取得的成效是明显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基本摆脱了幼稚的情节和蹩脚的台词,剧情生动顺畅,某些场景也能给人带来由衷的感动。另一方面,这部片在张艺谋的作品中只能算是平庸的一部,没有多少突破和改观。一直以来,张艺谋可以说是一个不断求变的导演,他的电影不断地打破观众的欣赏定势,给人带来一种期待,从《菊豆》和《大红灯笼高高挂》中对造型空间和色彩运用的探索,到《秋菊打官司》里故事片和记录片手段的结合,乃至到《有话好好说》中关于运动镜头和广角特写镜头的尝试等等,都让人耳目一新。在题材的选择上也极为多变,从农村到都市,从现代到民国再到古代,都有所涉猎。从这一点看来,《满城尽带黄金甲》自然是不尽人意的。当然要求一个导演每一部片都能有所突破是不切实际的,不过从张艺谋这几年的影片看来,他可能正面临着一种尴尬的困境,当他诉诸的电影语言已经不再有多少发挥空间的时候,下一步该如何走?这是一个值得警惕和深思的问题。事实上这一点从2001年的《幸福时光》就已经初露端倪了。

四、
这篇影评写了很久,一直在反反复复修改,在写的过程中也反反复复同朋友讨论。昨天,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在MSN上对我说:“如果我们花这么多钱,要告诉民众的,是正义不可能战胜邪恶,那这个导演就是混蛋。”我忽然重温了看片时的“冰冷”,再一次浑身发冷。
是的,为了这有意被传递的冰冷,我决定加上这个结尾,收回我对《黄金甲》的所有赞誉。我很遗憾迟至今日我才找到我对这部电影应该有的态度:背过身去。

  张艺谋是一个形式主义大师,他对电影形式的探索,已经达到如痴如醉的地步,从为陈凯歌导演的《黄土地》担任摄影时,那种厚重张扬的影像风格就令人惊讶不已。《红高粱》更是带着一种浓烈的活力与激情,独特的色彩运用从此成为张艺谋电影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张艺谋的电影带着鲜明的北方色彩,一种赤裸裸的感性和激情。色彩选择方面,以红、黄、蓝、白特别是红为主,这种艳丽刺激的颜色,与李安的《卧虎藏龙》营造的色调截然不同,表达的意蕴也大相径庭,李安的影像中透出来的,更多时一种儒雅恬淡的气质。《英雄》应当属张艺谋电影形式的又一次胜利,《罗生门》式的故事叙述方式和色彩分段手法,可以说把张艺谋的电影语言推向极致。然而到了《满城尽带黄金甲》,色彩运用上就值得怀疑了,虽然影片仍被拍得艳丽而富有质感,但是通篇都是宫闱的红黄相间,同波长色彩的不断轰炸,很难不让人产生审美疲劳之感。这一点《满城尽带黄金甲》要比张艺谋之前的两部大片《英雄》和《十面埋伏》逊色许多。

一、
脱胎于《雷雨》的《黄金甲》,把发生于近代中国封建大家庭的一场伦理悲剧移植于唐末五代十国的宫廷后宫。创作者说,他刻意回避了君王朝的场面,而让整部戏有意自囿于后宫狭窄的空间。这跟年初宁瀛那部《无穷动》的构思倒是不谋而合,宁瀛让镜头像胃窥镜一样伸进我们这个时代的内里,试图在电影里书写当代中国的心灵史;张艺谋让镜头伸进中国历史的后宫,中国传统政治文明令人伤感而恶心的内里被翻了出来,摊放在我们面前。
而与翻出内里的企图呼应,却是对盛世虚华的夸示。虚华是中国式大片通常喜欢进行的炫技。到了《黄金甲》,这种炫示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亦因这种极致而达到“形式即内容”的境界。某种程度上,被极力推举的“丰乳”甚至演变为图腾式的景观。而与之相呼应的,却是规规矩矩地铺满广场的金黄菊花。
正是。
“团体操美学”的基本元素--必要的,夸张然而整齐的灿烂。
这种极尽绚烂极尽华丽的外表,跟这个绝望冰冷到死的故事是如此嚣张地对立。
从前后宫三千佳丽的情色场景,第一次被张艺谋还原出来。作状丰乳,夸饰华服,琉璃梁柱,比盛世更加浮华,而浮华却平添畸形之感。那数量可观,硬被挤出的丰乳,像不像比亚兹利那些病态的畸美插画;那流红溢绿的琉璃梁柱,也可以引述梵高对自己那幅《夜间的咖啡馆》的描述:“我试图在这幅画里表达这一概念:酒店是一处可以令人沉沦或发疯或犯罪的地方。我试以红色和绿色为媒介来披露人性中的可怕情欲……我想呈现的是,低级酒店的黑暗力量。”
这是大宫小事案发现场的基本色调。
这是一个盛世行将崩溃时的灿烂图景。
 
二、
时间上,五代十国的设计又与《夜宴》不谋而合。五代十国,太乱的历史时间,这是个方便编剧的历史背景。不过于《夜宴》而言,这种设计只是方便了编剧与技术的陶醉(棍刑的场面可以视为这种陶醉的典型);而在《黄金甲》,这个乱,则有效地削弱了历史感--既然不容易跟我们熟知的历史人物发生联系,所以一旦有适当的暗示(不管是有意无意),我们就更容易跟任何一个历史时段发生联想。那铺满宫殿广场的菊花,以及身着黄金盔甲和银色盔甲的武士对峙的场面,剧中来自部队的群众演员整齐划一的表演甚至让我产生了时光交错的幻觉,以为回到了国庆四十周年的天安门及亚运会开幕式的壮观现场。
这种时间上的设计,使《黄金甲》获得了一种超历史感(不是超现实)。周润发饰演的皇帝不仅仅是具体的某朝某代某君,而成了泱泱中国悠悠历史长河中的典型的“这一个”。而那些阴暗的故事,比如命令皇后喝带毒的中药,也超越具体的朝代背景,成为类似于《狂人日记》从史书中看到“吃人”的寓言。在这种超历史感的氛围中,对中国传统政治文明的批判获得了更广泛的时间维度(甚至会产生某种借古讽今的现实感,毋庸讳言,当代中国也承担了五千年文明的这一部分遗产)。
 
三、
终于说到最复杂的“团体操美学”部分。
所谓“复杂”,当然是指这种美学风格在当下语境的难以言说,以及因此而引起的意义上的晦涩不明。
其实在前面布置重阳节会场的时候,就挺意外看到忙碌的太监捧着花盆摆放的场景。通常,这是团体操美学应该忌讳的镜头。需要向子民展示的,只是灿烂,而不应该是灿烂被制造的过程。
这个看起来不经意的“漏洞”或许有意泄露了创作者的心思。这个后面再说,我们先看一下影片高潮部分,张艺谋对血染广场的战争场面的处理。
最后这一场黄金甲与白银甲的大战,跟我们通常所熟悉的战争场面完全对不上号。完全是典型的“团体操美学”风格。镜头只盯着周杰伦饰演的率领政变的王子,而所有参与政变的武士,没有特写,镜头基本上是冷漠的,没有他们临死前的痛苦与哀嚎,也没有他们的壮烈与英勇,“像麦子一样倒下”。
而周杰伦竟然是用仪仗队领队的方式指挥作战,他竖起杆子,黄金甲们便开始向前涌,涌进残酷的绞杀之中。
多像一场大型团体操表演。
冷血之极。
却逼着我要去探究这种脱离常规的战争场面表现。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而去到尽的下一步,就是去到它的反面。正如前面所说的炫烂之极的铺陈。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我们本该热血沸腾的。可是现在,既算是率众而起的是偶像周杰伦,我们也明明白白地知道,这场政变只关皇家,无关蚁民。
死者堆积如山,观者心若止水。
张艺谋在《黄金甲》里对“团体操美学”的极致发挥,最终却终于走到了它的背面。不错,《黄金甲》是一部“团体操美学”的典范之作。而反过来说,《黄金甲》是一部“反团体操美学”之作,难道就不成立?
这时,张艺谋又制造了一个“漏洞”。大型团体操表演结束,我吃惊地看到了结束之后的场面,倒吸一口冷气。平暴之后这段仅持续数秒的场景,像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忽然明白,前面的那些,发挥到极致的“团体操美学”,果然是这个电影的表像。真相的泄露只需数秒钟。这几秒钟,平静地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正如我们的心若止水),几个太监泼水清洗血迹,几个太监在摆放菊花盆,几个太监在铺地毯。一场血肉绞杀如此迅速而庸常地被清洗和掩饰。大殿华美如初,君王继续好戏。
 
冷得很。冷极了。
只有抱紧自己的双臂,以缓解激起的鸡皮疙瘩。
《黄金甲》至此已完成了这部关于中国传统政治文明的绝望寓言的书写。意犹未尽的是绞杀之后冷漠的盛宴,皇帝继续威严,皇后继续喝药,皇子只有自杀。中国这一部政治史继续书写。
这不正是我们被看到的历史?
这不正是我们被属于的历史?
忽然想到,《黄金甲》对《雷雨》所做的最大改动,鲁大海变成了周杰伦,血缘关系没变,身份却由在野的工人变成执政的将军。这样的变动,封死了惟一的缺口和希望,就像结尾处那个工整的规矩方圆图案。
绝望到死。
片名,来源于唐末起义领袖黄巢的著名诗句,满城尽带黄金甲。回头看来,也像是一种反讽的运用。更贴切的,倒是前头那句:我花开后百花杀。
看完片后,浑身发冷。为那些死者,冷淡地死去,没有名字。
为这样的历史与现实。
这种冰冷也许正是《黄金甲》有意传递给我们的。

四、结语

 

文/幽窗冷雨

  影片的结局也和张艺谋其他电影一样,开放而耐人寻味。泼落在桌子上的药恍若毒物,腐蚀了那张天圆地方,象征着无限权威和规矩的桌子,这个充满象征意味的镜头,的确给人留下不少回味空间。而影片中王逼迫王后所喝的“药”,以及宫廷中形同催命的报时,更可以和《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的点灯仪式相媲美,富满讽刺和反思。

  总的看来,《满城尽带黄金甲》是一部形式大于内容的电影,虽然能给人留下些许反思的空间,但基本上显得苍白无力,我们当然可以毫无愧色的说,这是一部东方式的眼花缭乱的视觉盛宴,至于其他,都显得差强人意了。

  《满城尽带黄金甲》是一部华丽的电影,服饰华美、场面铺张,比之前段时间的《夜宴》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张艺谋的导演水平要比冯小刚高明许多,错落有致的镜头以及压抑的气氛营造,让这部片相对紧凑和动人许多。影片也具备不少商业片所应有的噱头和动作场面,沿袭着《英雄》和《十面埋伏》的传统,在为数不多的打斗场面中刻意经营,用心用力。最经典的一幕当属开头王与元杰比武的那一场,这场打斗和以前武侠片中恣意发挥、凌空挥洒的场面有所不同,而是相对写实和稳重许多,兵器相撞的火花四溅以及人物眼神的特写,让这场动作戏别开生面许多。在武器和装备上也让人大开眼界,不管是浮华威武的黄金甲,还是飞索武士们独特的套索镰刀,都体现着创作人员们优秀的想象力和原创水平。恢弘的战争场面以及兵种克制等等细节,都能看出导演对于提高影片观赏性和娱乐性所做的努力。不过这里面的问题也即刻就出来了,在影片商业元素的控制和把握上,张艺谋显然有些力不从心。影片开头的宫女起床场面和王的军队回归的平行蒙太奇叙述似乎很难让人把它们联系在一起,铺张到极致的场面,给人的感觉倒有些索然无味了。不错,在天福客栈屠杀蒋太医一家的情节是惊心动魄的,但逃脱不了古装片仇杀与逃亡的陈规,张艺谋在很多场面上极尽炫耀,譬如药房里成百上千御医的流水作业,成千上万的太监清理战场以及合唱之类,但这事实上对影片的叙事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只是单纯沦为卖弄的场面。影片最值得商榷的,无疑就是后面那一场镇压反叛的战争,在皇城里积压得密密麻麻的黄金甲武士以及王的银甲军队交织在一起,局促的画面中人头攒动,战争的惨烈已经当然无存,这一场战争已经沦为一种噱头,一个准备让人震撼和快意的场面。很多人都注意到这场战争基本上没有关于单兵死伤的特写,张艺谋或许相借此告诉人们,这场战争无关庶民,只是皇室家族的内斗,不过渲染战争的惨烈不是更能体现出封建强权之下血淋淋的残酷么?像黑泽明的《影武者》最后那一场殉葬式死亡的战争场面一样,在悲怆的小号声中,挣扎赴死的士兵,不是更能体现影片出的气氛么?

本文由威尼斯3775网站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满城尽带黄金甲》:成亦形式,败亦形式

关键词: 威尼斯3775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