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3775网站_vnsc3775威尼斯城官网

来自 历史 2019-05-11 10: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3775网站 > 历史 > 正文

【轉載】陳恒安 / 梅毒: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

图片 1  

图片 2

林美香:「身體的身體」

轉載自歷史學柑仔店(http://kam-a-tiam.typepad.com/blog/2016/09/梅毒: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發展.html)

  歐洲近代早期服飾觀念史

梅毒: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發展

  1.基本信息

陳恒安(台灣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作者:林美香

前言:神主牌作為擋箭牌

  出版社:聯經

這個故事恐怕有點無聊,得試試放大絕,拿神主牌當擋箭牌,看看讀者是否能多少將頁面往下滑。這裡要談的是一本科學史哲小書裡有關梅毒的小故事。梅毒在書中是個重要案例,但這本書到底有多神,值得柑仔店讀者滑動手指?寫下《科學革命的結構》的孔恩,在1962年原書的序中表示他讀過此書,且表示作者「預見了許多我的觀點。」〔1〕 啟發經典的前經典,究竟是什麼樣的小書呢?真是令人感到好奇。順著孔恩留下的訊息往前者,我們會發現,原來這本書就是波蘭學者弗萊克 (Ludwik Fleck) 於1935年以德文出版的《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發展:思維樣式與思維集體學說導論》(Entstehung und Entwicklung einer wissenschaftlichen Tatsache: Einführung in die Lehre vom Denkstil und Denkkollektiv)。

  副标题:歐洲近代早期服飾觀念史

  出版年:2017-1-4

因有主場優勢,所以歐洲學者似乎比其他地方的學者還常提到弗萊克的著作。自己當初對弗萊克產生興趣,是因為弗萊克與我論文主角德國生物學家哈特曼 (Max Hartmann, 1876-1962) 那截然不同的科學哲學立場。同時代,又同屬德語區的兩位生命科學家的哲學差異,常令我陷入「當希波克拉底說是,蓋倫說不是」的拉扯狀態。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世紀初期的科學家的守備範圍似乎都很廣,他們除了科學論文外,經常發表探討科學或學科本質的理論文字。這兩位先生也屬此類,除了科學論文外,他們的科學哲學論文出版都只能以本,而非以篇計。老實說,我曾幾度想翻譯這本小書,無奈學術塵緣難了,偷懶藉口又太多,現在剛好有這個好機會,想說多少試著說一些。

  页数:448

那麼,允許我先從介紹弗萊克先生開始吧!

  定价:NT650

1896年7月11日弗萊克誕生於當時屬波蘭,但今天屬烏克蘭的利維夫(Lwów)。1922年弗萊克在家鄉UJM大學 (University of Jan Kazimierz) 選讀醫學,熱衷微生物學。從1920年起,他便待在波蘭著名班疹傷寒專家魏格(Rudolf Stefan Weigl, 1883-1957) 教授身邊擔任助理。取得醫學學位後,弗萊克前往維也納進修細菌學。可惜,在1939年之前,弗萊克一直沒有機會取得大學教職,只好棲身不同衛生單位,負責細菌學相關實驗研究工作。(沒錯,是「只好」。大學教職在當時被認為是最理想的研究工作)。二戰爆發,Lwów初為蘇聯統治,UJM大學更名為烏克蘭獨立醫學學院,弗萊克被任命負責微生物學部門。

  装帧:精装

到了納粹勢力東擴至利維夫後,弗萊克被迫離職,全家被遷往猶太區。不過由於擁有微生物學特長,弗萊克得以繼續在區域醫院從事研究工作。期間,弗萊克嘗試研發從班疹傷寒病患尿液中生產疫苗。後來納粹政府得知此項成果,於1942年逮捕弗萊克全家,要求弗萊克於指定藥廠從事疫苗生產。隔年全家又被送到波蘭的奧茲威辛(Auschwitz)集中營,弗萊克首先被安排在第10區的衛生所,負責以血清學檢測來診斷梅毒、班疹傷寒等疾病,之後又被遷往今日德東區的布痕瓦爾德(Buchenwald)集中營,於第50區納粹黨衛軍的衛生所研發班疹傷寒血清。

  ISBN:9789570848625

因微生物專長而從集中營倖存下來的弗萊克,在大戰後的1945年到1952年間,擔任波蘭盧布林(Lublin)瑪莉居禮大學醫學院微生物研究所所長。1952年至首都華沙從事微生物學研究,專研感染與壓力下的白血球行為。1954年獲選為波蘭科學院士。1946年至1957年是弗萊克醫學研究進行最密集的時期,他指導了大約50位博士生,先後發表87篇學術論文。〔2〕1956年弗萊克心臟病發,同時罹患淋巴肉瘤 (lymphosarcoma),因此他決定全家遷回猶太人的祖國以色列。1961年,不會說希伯來語的弗萊克於第二次心臟病發後逝世。

  2.内容简介

  服飾關乎人的全部,整個身體、人與身體,以及身體與社會的一切關聯。────羅蘭.巴特

图片 3

  林美香的《「身體的身體」:歐洲近代早期服飾觀念史》一書討論中古晚期至十七世紀,歐洲服飾文化中的重要觀念,包括文雅、中性之事、秩序、國族,並進一步探討這些觀念如何與文藝復興、宗教改革,以及國際貿易的發展交互作用,促使人們透過服飾重新思考自身形象的塑造,界定個人與教會、社會及國家的關係。

圖1   2016年獲得以Ludwik Fleck命名獎項的學術著作。Ludwik Fleck獎是Society for the Social Studies of Science於1992年創立鼓勵科技與社會研究學術著作的獎項。此學會簡稱4S,每年的年會都有許多台灣學者參與,熱鬧非凡。

  本書從亞當與夏娃為人類所穿上的第一件衣裳之案例,揭開服裝做為人類墮落與救贖之標記的歷程。之後透過伊拉斯摩斯換下奧斯丁修會會服的事件,討論人文學者個人身分認同、職涯變動與形象塑造的問題;卡爾斯達不穿天主教祭衣,改穿學院袍主持聖餐禮,以及霍普拒絕穿上英格蘭教會規定的祭衣,則可說明宗教改革後儀式與服裝的問題。而伊莉莎白女王的侍女霍爾德,因穿著過於華麗而被女王指責,代表服飾法與社會階層變動的關係。最後,想像的個體──「裸體英格蘭人」,因被多樣的異國服飾誘惑,無所適從以致裸露身軀,以此形象為基礎進一步呈現服飾與英格蘭國族認同的關聯。

不是明星科學家的話,怎麼會被人文社會學界注意到呢?

  《「身體的身體」》書中的歷史實例或想像,都代表歐洲近代早期各類劇烈的變動,包括一統教會的解體、國家內部與國際間的戰爭、財富的流動、社會身分的變化、印刷品的流通,以及人口的地理移動,都使得此時代瀰漫焦慮的氛圍。自古以來即與身分、社會秩序密不可分的服飾,在此時期也因各樣變動而逐漸喪失身分區隔的功能。不論是貴族或新興階級,皆致力以最新、最醒目的時尚,塑造個人新形象;時尚不但成為人們回應時代變動的手段,更成為經濟思想與政治論述的核心議題。

弗萊克之所以在今天被稱為社會建構理論的奠基者,或許是拜孔恩《科學科命的結構》一書大賣之賜。孔恩的影響,間接促成了《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發展》英譯本於1979出版,甚至德文版也在1980年重新刊行。在英譯本中,孔恩在自己撰寫的5頁前言中,再次提到他與弗萊克的因緣。這次,孔恩多透漏了一些,表示是透過萊興巴哈 (Hans Reichenbach, 1891-1953) 的《經驗與預測》(experience and prediction, 1938) 的註腳,才注意到弗萊克這本小書。

  3.作者简介

因有這層關係,因此有學者認為,多數讀者都是透過閱讀孔恩而認識弗萊克,只認識了孔恩哲學架構下的弗萊克。無論此說是否公允,至少顯示出英語世界弗萊克思想的接受發展史的重要線索。在這段落中,我不打算,也做不到細緻分析弗萊克思想的接受史。我只想提供一些台灣讀者可能比較少接觸的,非英語系歐洲學界關於盧弗萊克的研究發展概況。近年來不斷出現的弗萊克研究,雖然還遠遠無法被稱為Fleck Industry,但多少可以讓我們知道,弗萊克思想其實還未成為過去式。

  林美香,生於馬祖西莒。國立台灣大學歷史學學士、碩士,英國愛丁堡大學歷史學碩士、博士,曾任英國倫敦大學歷史研究所訪問學者、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副教授,現任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系教授。從大學時期即對歐洲史有濃厚興趣,後考取教育部公費留學英國。研究範疇以歐洲近代早期(1500-1700)為主,專長涵蓋文藝復興人文主義、英格蘭女性統治、性別論述、國族認同與服飾文化等,著有〈女性與政治:湯瑪斯艾列特的《為好女人辯護》與十六世紀人文學者的「女主寶鑑」〉、〈十六世紀英格蘭女性統治的建立〉、〈十六世紀英格蘭的服飾法〉、〈十六、十七世紀英格蘭的服飾論述與國族認同〉等十餘篇論文,及專書《女人可以治國嗎?十六世紀不列顛女性統治之辯》(2007)。

底下僅簡單列舉一些自己之前追蹤的學界研究,譬如,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大學 (ETH Zürich) 強調科技與人文社會學科對話的Collegium Helveticum於2005年受贈弗萊克遺物,成立「弗萊克中心」,除整理成弗萊克檔案,並提供研究對話平台。2005年匯集11篇論文為中心專書出版〔3〕。同年於波蘭 Słubice「波蘭學院」(Collegium Polonicum)舉辦「從科學事實到知識生產:弗萊克對探討德國與波蘭知識、文化與權力的意義」研討會,發表23篇論文 (19篇德文、4篇英文),2007年集結出版〔4〕。2003年法語譯本發行,2005年再版,法國STS學者拉圖(Bruno Latour)為新版撰寫刊後語。2008年三版。2007年西語版問世。除此之外,亦有許多單篇論文與學位論文陸續發表,可見非英語世界興起一小波弗萊克研究熱潮。

  4.目录

中文學界對弗萊克並非完全陌生,但是截止目前為止,似乎還未出現以弗萊克及其理論的研究專著,僅有少數初探弗萊克哲學思想的論文。〔5〕 近年來科學社會學乃至科技與社會研究(STS)等具有建構色彩的理論也逐漸影響中文學界,許多學者將《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發展》視為重視科學實作研究傳統的重要參考文獻之一。〔6〕但是這些資訊是否能引起中文學界進一步深入研究弗萊克思想,未來還值得觀察。

  自序

  第一章 服裝、身體與思維

图片 4

  一、第一件衣裳

圖2  2012年發行的英文版本封面

  二、記號與記憶

  三、時尚是新的魔鬼

图片 5

  四、服飾的思考

圖3  1980年重新刊印的德文版

  第二章 文雅

弗萊克書中的經典案例:瓦瑟曼梅毒測試

  一、換衣

當代學者普遍認為弗萊克將科學知識、科學事實給歷史化與社會化了。簡單說,實驗科學家弗萊克認為科學認識並非主體與客體之間的直接關係,必須透過集體或者社會作為媒介。在這裡,我想簡單介紹一下弗萊克如何利用科學史來談科學事實,特別是以他那有名的,有關德國細菌學家瓦瑟曼 (August von Wassermann, 1866-1925)梅毒檢測歷史分析為案例。

  二、「文雅」

弗萊克提醒讀者,瓦瑟曼梅毒檢測技術這樣科學事實的誕生,絕非僅是「我來、我見、我征服」的科學發現史,即:科學家觀察研究梅毒現象,經實驗研究找到梅毒病源,進而發展出相應檢測技術。為了呈現出他心目中那個複雜的、動態的梅毒疾病圖像,弗萊克擬定了幾條軸線加以討論。

  三、表象與內在

首先,弗萊克想表示的是「社會心理氣氛」會影響大家對特定疾病的關注程度。為了說明想法,弗萊克回溯了15世紀末遭受嚴重流行病侵襲的歐洲歷史。他發現,當時人們慘遭疾病蹂躪,但是出於現實需求,加上隨手可得的素材 (病人),醫療人員便開始研究疾病,並逐漸發展出屬於當時的梅毒概念。另一方面,也因為梅毒患者多由性行為感染疾病,而且症狀常出現在生殖器周遭,所以「社會心理氣氛」很容易將梅毒定位為性病,並將因罹患梅毒而腐爛的皮膚視為上天懲罰肉慾的罪證。病例眾多加上社會高道德的推波助瀾,順勢造成梅毒在治療上享有優先被社會處理的位置。梅毒不會像肺結核,雖然影響人類社會深遠,但卻擁有奇妙的「浪漫」特質。〔7〕 (不容易想像偶像劇男主角因罹患梅毒,進而與女主角交織出一齣純情浪漫生死愛情劇吧?)

本文由威尼斯3775网站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轉載】陳恒安 / 梅毒: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

关键词: 威尼斯3775网站